情感故事

把答题卡放在地上踩,一诺倾城深爱你

作者:admin 2020-03-24 12:13:48 我要评论

对方渐渐开始动摇缓缓放下手,又忽然举起,枪口还没对准汲言时,就有一个忽然身影从天而降,还没反应过来刹那之间枪已经从手中消失了,情急之下他拿出身上的匕首,可还没出鞘,就又被夺走了。

    伍信斐指着身手干脆利落的殳驹原惊讶地张大着嘴:“他怎么…”

    汲言回答:“我让他躲起来的。”

    只不过是示意他混到警察的队伍中假装参与搜捕行动离开,实际上并没有走远躲在入口处附近。

    殳驹原不知从哪儿找来了绳子把人给绑了起来揪到汲言跟前,“老大。”

    汲言点点头,大声地喊:“陈未,你也别躲着了,出来听听他怎么说的。”

    伍信斐看着从某个角落磨磨蹭蹭走出来的陈未,就像看到了一场大戏般,剧情发展根本就不按常理啊。

    陈未走到汲言跟前,略显尴尬:“你怎么知道…”

    “对于我让一个人都不留下的安排,你应该才是最奇怪的吧。”

    “嗯。”陈未看着眼前这个抓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抓到的人,非常疑惑地问:“既然他在里面,刚刚你怎么不说。”

    “刚刚他的确在外面,我们出来了又重新进去的。”

    那扇打开的窗并不是烟雾弹障眼法。

    “那他现在又为什么主动出现?”

    “他知道自己逃不了了,被抓走之前,有话想跟我说,确切地说,应该是有求于我,想让我救他吧。”

    陈未非常不解:“想让你救他?”

    汲言淡淡地回答:“嗯,他的孩子。”

    听到汲言的话,本来已经没有动静的人忽然反抗起来,所有人都以为他想要挣脱逃跑,可他却是扑通一声跪在了汲言跟前。

    汲言也被他的举动吓到了,“你干嘛?”

    “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

    “我救不了你的孩子,他得听天由命。”

    “可至少现在,你能让他继续活着。”

    汲言冷静地和他进行谈判:“我听完你说的话再考虑。”

    他非常爽快地配合:“你想知道什么?”

    “是谁派你来伤害甘杍柒的?”

    “我不知道。”

    “不知道?”

    “我不知道是谁。”

    “既然你这么没诚意的话那就别谈了。”

    他异常激动地说:“我真的不知道是谁。”

    他很怕汲言以为他不肯说真话而拒绝和他谈判。

    “不知道是谁你居然也敢同意。”

    “我需要钱救我的孩子。”

    他的理由非常简单。

    “一五一十地从头说吧。”

    从汲言的表情上,看不出她有没有相信他的话。

    而犯人听到她肯继续谈判迅速组织语言:“当时我儿子病危,我需要钱,我已经欠了亲朋好友很多债跟他们借钱一个都不肯帮我。那段时间我家里开始收到了让我伤害恐吓甘杍柒的信件。我一开始以为只是诈骗之类的没在意,后来发现不对劲就开始回复联系了他们,因为报酬我开始心动同意了,可从来没见过他们更是对他们一无所知。”

    “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做那么愚蠢的事。”连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就敢做,实在是有够愚蠢。

    “我知道蠢,可我的处境根本由不得我去思考,何况我本身对甘杍柒也有着恨意,所以就同意了。”

    “恨意?”这个她倒是不清楚。

    他继续说:“我前妻很多年以前是甘杍柒母亲秘书的助理,帮她处理很多工作上的事情,后来在一个新建的小生产工厂中出了意外,所有人都没事,唯独我前妻去世了。她的母亲对这件事居然毫不在意,还利用关系财力压了下来,枉我前妻为她这么尽职尽责地工作。我气不过就跟踪调查了她母亲,发现了惊骇的内幕,她的母亲为了生意违法违纪贿赂了不少官员,而我前妻也牵涉其中,我一直怀疑她那次意外绝不是意外这么简单。”

    对于他所吐露出来的事,汲言是震惊的,因为她没有查到,但真实性有待考察。

    “这些事一旦开始做了,就无法停下我知道,我需要钱,他们也没有让我真正伤害甘杍柒,只是恐吓她,我就一直按照他们的指示行动了。”

    “听你这侥幸的口吻,还觉得自己的行为违背了良心?”

    “我就算作恶多端也不可能没有良心。”

    汲言并不在意他是不是真的还有良知,“继续说。”

    犯人听话地继续说:“可是我渐渐开始后悔了,不想再继续了,我知道自己肯定有被抓住的那一天,而他们只当我是棋子根本不会管我的死活,他们看出我想要脱身的意图就用我儿子威胁我,我只能继续听从他们的安排。后来你出现了,你不仅一次次地识破我的行动,更是聪明地预料到我的行动,我知道,你是我的救星,可你不肯插手这件事。”

    “既然跟我没关系,我自然不想牵涉其中。”

    他有一丝窃喜:“但最终你还是因为remember而出手了。”

    “你为了逼我出手这几次的行动越来越疯狂,甚至威胁到了他们的生命安全,我也如你所愿没有再继续坐视不管。”

    “所以我的机会来了,我等待着他们再对我进行下一步的指示安排,他们我甩不掉,你们我也逃不了,但我还能寻求你们庇护。”

    “你应该知道一旦被抓住了你儿子可就不安全了。”

 

;   “所以在我被抓住的消息走漏之前跟你单独见一面。”

    “你怎么确定我一定会答应你呢?”汲言扶着她左臂:“我这儿曾经可是被你划过一道非常深的口子,现在疤痕还能看得到呢。”

    他着急地解释:“那次我不是想对你下手,你应该知道的,会划得那么深,也是因为没有预料到你会被甘杍柒当人肉挡箭牌。”

    他现在有求于汲言,所以非常担心会惹得汲言不快。

    “无论是不是意外,我都被你伤了,就凭这个我就未必愿意帮你。”

    他开始没有底气:“你会帮我的。”

    汲言继续动摇他的底气,“你哪来的自信?”

    他亮出最后的底牌:“即使我没有见过他们,但是这么长时间也依靠零零散散的线索查到了和他们有关的资料,你在查的事或许我手中的资料能帮到你。”

    汲言眼神微变:“你怎么知道你能查到的我就查不到呢?我想要查什么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Remember听到犯人的话心中一紧,他不知道的,可汲言和犯人却互相都知道对方的底细。

    对方有些急了:“可以省掉那么多麻烦你为什么不肯?”

    汲言傲慢的回答:“因为我不喜欢你自以为是手中有筹码就能跟我谈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把答题卡放在地上踩,一诺倾城深爱你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生夹屁股的好处,爱妃朕要被你夹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