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人际关系重要还是能力重要,折磨调教淫荡性奴精液

作者:admin 2020-02-07 12:01:07 我要评论

小说网,最快更新头狼最新章节!

    “警察大哥,我刚准备报警,你们就来了,不过来的正好,我爷爷被人打死了”

    大壮抹擦一把脸上的泪痕,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拽着问话的警察喊叫:“打死我爷爷的混蛋叫李胖子,他今天早上带人去我们家”

    听到大壮的话,我心口禁不住一紧,报警电话既然不是大壮打的,那警察为什么会好端端出现在医院?

    “你先平复一下心情,慢慢说,小邓小刘,你们给另外几人做下记录。”带队的警察头头,掰开大壮薅在自己袖口的手指头,从口袋掏出一个黑皮小本道:“你叫什么,籍贯是哪里的?”

    一个警察走到我面前询问:“整件事情,你清楚吗?”

    “清楚。”我微微点头。

    警察微微点头道:“走吧,咱们到旁边房间聊聊,你把前因后果都告诉我。”

    我迟疑几秒钟后,指了指身后道:“死者的尸体还在急诊室里呢。”

    那警察皱了皱眉毛道:“如果真的是命案,我们会通知法医部的同事过来检查的,这点不用你操心。”

    我也没多想什么,深呼吸一口气,跟着他去到了旁边的医办室。

    四十多分钟后,我将了解的全部事情详详细细说了一遍,随即低声问:“这案子证据确凿,抓内个什么李胖子应该没啥问题吧?”

    “证据不证据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我们需要调查侦破。”对方合上笔录本,公事公办看向我问:“你的职业是什么?和外面那仨人又是什么关系?”

    我微微一愣,迷惑的反问:“这和本案有关联吗?”

    “问你什么说什么,不弄清楚你们之间的关系,我们怎么办案?”他严肃的提高调门。

    我舔了舔嘴皮回答:“我在羊城开酒店,来石市是为了找朋友,昨晚上喝酒的时候无意间结识了他们,感觉聊的挺投缘,昨晚上就在他们家过的夜,就是这样。”

    “羊城开酒店,跑到石市结识朋友,呵呵”他意味深长的瞥了我一眼,长舒一口气道:“那你知道外面的仨人曾经参与过多起拦路抢劫吗?”

    听到他这话,我瞬间意识到有点不对劲,马上摇头道:“我说了,我昨天刚认识他们,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叫不全,哪了解这些东西,同志我冒昧的问一下,不管他们仨人做过什么,急诊室里的死者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吧?这完全就是两起不同的案子。”

    “呵呵,你还挺懂法。”他咧嘴一笑,站起身子道:“给我留一个能联系到你的电话号码,案件侦破之前,你不能离开石市,必须保证传唤随叫随到。”

    我揪了揪鼻梁点头:“行,我知道了。”

    几分钟后,我走出屋子,正好看到董咚咚、大壮和尿盆被分别扭按在地上,戴上了手铐。

    大壮喘着粗气咒骂:“凭什么铐我,我是受害者,李胖子打死爷爷,你们不去抓他,凭什么要铐我”

    带队的警察头头,神情肃穆的出声:“你爷爷的案件我们一定会秉公侦破,但你们三人涉嫌参与多起拦路抢劫以及组织黑恶势力是另外一宗案子,现在我代表桥西分局正式拘捕你们。”

    “我不服!我要告你们。”大壮扯着喉咙喊叫。

    带队警察毫不犹豫的回应:“可以,你有权控诉我们,我们也愿意接受人民群众的举报监督。”

    不多会儿,大壮仨人被警察带走,只留下我一个人呆滞的站在手术室门口。

    犹豫片刻后,我长吁一口气推开急救室的房门,只看到几个护士正在收拾医疗器具,而手术台上空荡荡的。

    “死者呢?”我立即拽住一个护士的胳膊发问。

    那护士轻声回答:“刚刚被法医带走了啊,警察难道没有通知你们家属吗?”

    “卧槽!”我禁不住咒骂一句,又恶声恶气的问护士:“他们是哪个警局的?”

    “好像是桥西区分局的吧。”护士想了想后说。

    我撒腿就往门外跑,结果跟贵哥撞了个满怀。

    贵哥被我撞得往后倒退几步,好奇的问我:“咚咚他们几个呢?”

    “被抓了。”我长话短说的跟他叙述了一下事情经过。

    贵哥搓了搓面颊道:“这事儿有猫腻啊,难怪我刚刚去办手续的时候,院方故意拖延时间。”

    我挺上火的问道:“贵哥,那个李胖子具体是干啥的?家里很有背景吗?”

    “我不认识他。”贵哥摇摇头道:“等我打电话问一下吧,咚咚他们几个是被带到桥西分局了吗?”

    “对。”我点点脑袋。

    贵哥攥着手机走到旁边,拨通一个人的号码。

    几分钟后

,他走回我跟前,表情烦躁的倒吸一口气道:“这事儿不太好办啊,李胖子本人也就一般般,但他是跟着柳家吃饭的,这事儿十有八九是柳家在暗中操作。”

    “柳家是干啥的?”我的眉梢瞬间拧成一团。

    “算得上石市顶尖的大门阀吧,财力关系都很强。”贵哥点上一支烟道:“我让我朋友先想办法把他们几个小的弄出来,这事儿尽可能大事化简吧,继续斗下去,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几个无根无蒂的苦哈哈。”

    我微微一怔,不可思议的出声:“大事化简?那老爷子就这么白死了?”

    贵哥吐了口烟雾苦笑:“不然呢?继续闹下去,他们几个小家伙很有可能把自己命都搭进去,活人替死人背债本身就是赔本买卖,算了,你别管了,我想想办法,替大壮要一笔赔偿金。”

    我攥着拳头道:“贵哥,人的命不能用钱衡量,老爷子对于大壮来说意味着”

    “不管意味着什么,明知道斗不过,还一味坚持,那不是血性,是缺心眼。”贵哥提高嗓门道:“我这么跟你说吧,甭管在哪座城市,触顶和底层本身就是两种极端,不服不行!”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再继续吭声,直接转头朝电梯处走去。

    贵哥的想法没有任何问题,大鱼吃小鱼、小鱼吞虾米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自然规律,一路走来我也屡次面对过这样的现实,但这事儿我没遇上也就罢了,明明亲身经历还不干点什么的话,我总觉得过不去良心这一关。

    从医院出来,我摸了摸兜里仅剩的十几块钱,打了辆出租车来到桥西分局门口。

    盯着大院里进进出出的警车,我颓废的坐在对面的马路牙子上琢磨,应该怎么帮着小哥几个扭转乾坤。

    “嗡嗡”

    这时候我兜里的手机响了,看了眼居然是段磊的号码,我马上接起。

    段磊沉声发问:“我听阿生说你在石市出了点事情?”

    “嗯,遇上几个小朋友”我苦涩的简单说了一下。

    段磊沉默几秒钟后应承:“那几个小朋友是在桥西分局对吗?我马上帮你找找朋友,小朗啊,咱把人保出来,你的人情也算还完了,不要再继续往下掺和了。”

    我没接茬,转移话题苦笑:“我是真心被自己蠢哭了,居然忘了你在石市有根基。”

    段磊意味深长的继续劝解我:“小朗,你听我的哈,石市的水不比羊城浅多少,几个九流小痞子,咱也没必要跟他们建立太深厚的感情,你要实在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回头给他们拿点钱得了,咱们从羊城的第二家分店马上要开了,这个节骨眼我实在走不开,不然就和阿生一块回石市替你处理一下。”

    我深知段磊是为我好,但总感觉不做点什么愧对死不瞑目的老爷子,插诨打科的干笑:“磊哥,帮不帮他们都是其次,关键是那个李胖子今天把我海扁一顿,我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

    “你丫撅起屁股,我就知道你想拉什么屎。”段磊笑骂一句,吐口浊气道:“你说那个李胖子是跟着柳家吃饭的对吧?行,晚点我让他跪着给你敬酒赔不是,这总行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人际关系重要还是能力重要,折磨调教淫荡性奴精液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唔好甜呢水都流出来了,将军和公主欢...